aaaaaaaaaaaaaaaaaa

“也曾壶矢为乐,琴心剑胆消磨尽。”

死就死吧。我忽然觉得这件事情非做不可。我上去接过胖子的冰桶,朝着小哥劈头盖脑就灌了下去。


有没有看冰桶挑战的番外

还是番外 多治愈 啊

Silmarillion读后50问

在贴吧上看到的,也来做一做

问:请教大名
        Khilnaro(感觉有些中二不过这样的场合就是想用这个名字)

问:您何时阅读的《The Silmarillion》?
       2015年暑假

问:请问您阅读《The Silmarillion》的原因?
       被魔戒圈了以后把托老的作品翻来看

问:是否购买了原版的《The Silmarillion》...

啊我真的不知道写什么标题

总之就是暗搓搓地屯一篇脑洞,这回真的是糖啊而且甜甜甜甜到粘牙:DD
所以说不打tag就不会被别人看到是吧///∨///
cp是诺嫂×狒狒  大概讲的是芬爹二婚,狒狒(那个时候还年轻呢)一怒之下离家出走遇见了诺嫂///∨///一见钟情啊一见钟情,总之我相信狒狒对诺嫂就是一见钟情,嗯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 他到达海岸的时候,正好是双圣树柔光交织的时刻。远方地平线闪动银色光芒,微光融化进海面的金色波纹,仿佛蓝色海洋燃起了永不熄灭的火焰。他慢慢向前走去, 脚下海沙...

神明之歌与人性之歌——concerning原lo的宝钻世界观长评

仪酱说不想陪你喝鸡尾酒之王马天尼:

*lo主居然还记得传说中的长评……(流下了感动的热泪)


1. 关于“自己的歌”,我心中是个体观与神观的碰撞

<海浪>里我只提了一句,不过关于“自己的歌”它实际上是有context的;它来自我之前文中的二梅pov,

“在一如眼中,他们——原谅我这样说,他们可能与一片树叶或者一阵微风一样——我们炙热的苦难和挣扎都只是大乐章的一部分。但有这样一种想法在我内心升腾而起,我希望了解同胞的故事,我希望把只属于他们的音乐流传下去,一直到星辰黯淡,到智者所预言的阿尔达世界的尽头。”

Himring时期的二梅更...

© Khilnáro | Powered by LOFTER